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墨少宠妻请温柔

第619章 等门的男人

    那里的公寓还在,陆江甚至都在想,哪怕以后喻色搬到南大那边住了,但是启美一中那里的公寓也还会一直保留的。

    至少墨靖尧这里就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但凡是与喻色有关的,他全都会保留。

    半个小时后,公寓里,墨靖尧如小媳妇一样的一边用着晚餐,一边在等喻色。

    但是之前脑海里闪过的想象的画面中,那个等门的换成了是他,而不是喻色。

    如果不是自己不能开车,又嫌弃陆江开车是电灯泡,他一定让陆江开车去杨安安家的楼下等喻色,接喻色一起回家了。

    一想到喻色早先打给他的电话,唇角就又勾出了笑意。

    这已经知道时不时的给他打电话了,小女人有进步了。

    只是她不在身边,他晚上都没胃口,只吃了一点就放下了。

    喻色这一晚的晚餐却吃的很舒服,跟昨晚的烧烤一样的结果,又吃撑了。

    每次到杨安安家里,她都是无限的感慨,也特别的羡慕杨安安,要是她也有这样的父母宠她爱她多好。

    吃过了饭,安安妈就想留她住下,结果,还不等她拒绝,杨安安就拍掉她妈妈拉着喻色的手,“妈,喻色忙着呢,可不能住咱们家里。”

    “对对,喻色医术那么好,想找她看诊的人一定多,嗯,那就去吧,路上注意安全。”安安妈现在看喻色的眼神,已经不止是信任了,还加上了崇拜的味道。

    看着喻色,她就有一种自己会重生的感觉。

    她觉得喻色一定能治愈她的病。

    喻色是一接收到安安妈期待的目光,就恨不得赶紧回去见到墨靖尧,然后拿到那块玉。

    “叔叔阿姨,我走了,晚安。”喻色与杨家人道了别,便开车离开了。

    全新的保时捷911,但是喻色已经开的很顺手了。

    仿佛这车就天生就该是她的。

    可她这真收了,又欠着墨靖尧的了。

    虽然他欠她的是一条命,而且随便几百万于他真不算什么,可她就觉得收这么贵的车有压力。

    她可不想成了男人养的米虫。

    等她考到了医师资格症,就自己行医自己赚钱自己养活自己了。

    正开着车,手机响了。

    她瞄了一眼电话号码,是陌生号码,随即就挂断了。

    不想接。

    然,她才挂断,那个陌生号码再次打了进来。

    喻色还是挂断,这会子不想跟任何陌生人说话。

    不想,那人却不死心,一次接一次的打过来,直接把喻色惹恼了,随手接通蓝牙,“谁?”

    喻色这一声,语气很冲。

    然,对方却没有生气,而是很兴奋的道:“美女神医,是我,你认识的,彼特的朋友,约翰。”

    很流利的中文,但是多多少少还是夹杂了些微洋人腔。

    喻色立码就想起来了,“彼特先生现在怎么样?”

    “还不错,已经没什么大碍了,美女神医,他要我和贝拉请你吃饭,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呢。”

    “谢谢,不需要,我在开车,如果没有其它的事,就先这样。”她记得他并没有给过贝拉自己的电话,也不知道这人是怎么得到她的电话号码的。

    “你在开车?好好好,那不说了,不过吃饭这件事情,你必须要同意,回头再聊。”约翰很有礼貌的就挂断了。

    自然是清楚开车的时候讲电话太不安全了。

    喻色现在于彼特来说就是恩人级别的程度,而且喻色挑起了他的好奇心,他要学针灸,要把那神奇的针灸学到手,以造福自己身边的人。

    约翰要请吃饭的事情,喻色完全不以为意,她没同意呀。

    救人这种,她救过太多人了,从来都没有要过报酬,更没有要求过对方请她吃饭,她治病救人,完全是遵从本心,只是为了救人,不是为了其它。

    远远的就看到启美一中了。

    这是她生活了三年的地方。

    虽然最后录取的大学不是她最中意的,把她的高中结局写意的也不算完美,不过她并不后悔,甚至于还觉得能给安安妈安安爸与安安更多相处的时间而觉得欣慰。

    毕竟,那种亲情是想买都买不来的。

    比如她现在就是,她想买与喻景安和陈美淑之间的亲情,但是买不来。

    停了车,喻色转身下车,然后一抬眼就看到了公寓的窗子透出了暖暖的光线,那就代表墨靖尧在家。

    他回来了。

    喻色三步并作两步的冲进了大堂,进了电梯。

    就恨不得一下子就进了家门,就拿到了那块玉。

    太想念那块卍字玉了。

    出了电梯,指纹开锁,喻色走进了公寓。

    从头到尾,她的动作都是轻轻的。

    一进了门,就看到了沙发上正安静工作的墨靖尧。

    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此时的喻色就觉得认真工作的男人不止是有魅力,还有着自带盅惑的功能。

    因为,只看了他一眼,她的灵魂就仿佛被他吸走了一般,那侧颜,又让她想到了倾国倾城这个词语。

    喻色正花痴的看着微微俯首目光落在笔记本屏幕上男子的侧颜的时候,墨靖尧象是感觉到了什么,随即徐徐转头,瞬间,四目相对了。

    “小色……”他低哑的叫了一声,今晚上算是认认真真的体验了一次等门的感觉。

    不是很好。

    等门的过程中,他很想喻色。

    然后这一个过程,他一直在暗暗告诉自己,以后他与喻色一起的日子里,能不让她等门就坚决不让喻色等门,他会心疼。

    “墨靖尧,你伤都没好就去公司了,是不是公司出什么问题了?”之前还没回T市还在藏区的时候,老太太打的电话她知道,就说公司隐隐出了事情。

    “已经解决了。”墨靖尧伸出手,很自然的就拉过了喻色坐在自己的身旁。

    女孩的气息悄然间溢到他的鼻息间,很好闻,他每次都是闻不够。

    “没事了就好,墨靖尧,玉呢?”虽然从进门来与墨靖尧前前后后也没说几句话,但是喻色是真的等不及了,其实在杨安安家里给墨靖尧打电话的时候,她就想问他玉的事情了。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