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第390章 师妹,我心悦你

    第390章 师妹,我心悦你

    云无涯认真思考了一个问题。

    这天下女修皆是如此,还是只有小师妹如此?

    南鸢一手握着青木杀戮剑剑柄,手指在剑柄之上轻轻敲了敲,看向云无涯的目光平静又淡漠,“师兄为何如此待我?

    师兄可知,男女授受不亲?

    就算是民风开放、双修盛行的修真界,我又岂是你说抱就抱说搂就搂的?”

    云无涯被这一连串的质问砸懵了,可很快,那深潭一样的眸子便变了。

    深不见底,暗流涌动。

    云无涯试图起身,只是上身刚刚抬起一些,便被那凶悍的小花妖给一巴掌拍了回去。

    南鸢手指一动,手下的青木杀戮剑卡在了云无涯的脖间,再稍微偏移一些,便能在他脖子上割出一道血口子。

    “师妹,你……”

    云无涯不但不惧,那眼里反而又浮出了那种让南鸢晃眼的勾人浅笑,“不承想,师妹竟如此凶悍。”

    南鸢对上对方那似无奈又似纵容的含笑深眸,觉得这表情过于真实。

    幻境里的假人当真能将微表情拿捏得如此恰到好处?

    南鸢的脑子里突然间闪过了一个念头。

    然后,她握剑的手一抖,不久前还掌控一切的淡定从容表情差点儿皲裂。

    此时躺在她身下,换了一副悠然之姿,对他笑得极其好看的男人,莫非……是真的云无涯?

    这想法刚刚冒头,南鸢就听到他道:“本想出了这幻境,再对师妹吐露心意,既然师妹此时便想知道,那我——”

    “师兄!”南鸢陡然一声低喝,及时打断他,“师兄,我方才是开玩笑的!”

    说完,青木杀戮剑咻一声飞了出去,南鸢收回剑后,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疾步往洞府外走。

    然而,还没走出三步,那躺在床上的人竟瞬间移到了她身后,从后面将她一把勾入了怀中。

    南鸢一个踉跄,浑身僵直,后背贴在了他怀里。

    剑修清泠好听的嗓音掺杂着一种南鸢从未听过的愉悦低笑,“师妹害羞了?方才师妹可凶悍得很,非要找我讨个说法。”

    南鸢表情维持得还算镇定,只是眼神胡乱飘飞,“方才以为师兄是假的,是迷心幻境造出来的,这才同师兄玩闹罢了。”

    “是不是玩闹,我看得出。”云无涯的抱姿并不轻挑,一手蜷起,胳膊从她前肩绕了过来,将她箍在了自己怀里。

    “那幻境能将人心底最深处的欲望勾出来。师妹方才那般对我,可是因为你原本就对我……”

    “云无涯,你闭嘴!”南鸢捏了捏拳头,将他手臂推开,羞恼地往外走。

    云无涯双手负背,慢悠悠地跟上,“师妹恼了?”

    “方才师妹问我为何如此待你,我现在便可回答师妹这个问题。”

    南鸢驻足,回头看他,想说你闭嘴我不想听。

    但云无涯已经开口了,“因为我心悦师妹。”

    云无涯一边走近她,一边盯着她因为震惊而微微睁大的眼眸,“师妹惊讶什么,我抱了你,还承诺护你一辈子,师妹如此聪颖,怎会猜不出?”

    “师兄是无情剑修。”南鸢心情莫名。

    她就是觉得幻境里的云无涯对她好得过分,完全没有之前开启地狱试炼模式时的狠心和冷漠,才会怀疑是假的。

    “无情剑并非真的断绝七情六欲,我已重塑剑心,师妹不必担心我因此影响剑道。”

    南鸢张了张嘴,神情少见的无措。

    云无涯这样的人,哪里需要她的忧心。

    “可师兄怎会心悦于我?”

    仙姿玉色的假仙逼近,身上冒出仙气儿,将不知所措的小花妖一层一层地裹了进去。

    “师妹聪颖坚韧、性格动人,我为何不能心悦于你?”

    南鸢脑子懵逼之下,张口就质问:“你心悦我你还把我丢进妖兽林、蛇窟、地火熔岩这些鬼地方?你这像是心悦我的样子?你可以是严师,但绝对不是一个心悦我的——”

    云无涯忽地伸手按住她的后脑勺,将她的脸一把按入自己的怀里,得以打断她的话,“师妹又怎知我看到你受伤,不难过?不心疼?”

    南鸢刚抬起脑袋,便又被他按了回去,满鼻子都是云无涯身上的冷香。

    她觉得这情况似曾相识。

    “原来在师妹心底,师妹一直这样看我。难怪方才你对我撒娇,说我不心疼你。”

    “我没有!你乱说!”

    南鸢觉得自己的脑子里很乱,完全不能冷静地思考问题。

    云无涯怎么就喜欢她了呢?

    云无涯……喜欢她?

    “师妹,看你受伤,我很心疼,但我更希望师妹日后能跟我并肩作战,站到跟我一样的高度。

    我说过不会让你出事,师妹应该信我。”

    南鸢僵硬的身体不知何时慢慢软化下来,只是仍旧觉得不可思议。

    云无涯此人孤傲冷漠,就算有人吸引了他,也该是跟他性格完全相反互补的,譬如朝阳一般青春活泼开朗可爱的女修,而不是她这种死寂沉沉内心少有波澜的女修。

    若小八所说不假,她是个万年前就飞升上界的上仙,那她这身体里的元神便是老祖宗级别了。

    云无涯不去找那些小年轻谈恋爱,找她这个祖宗级别的老家伙做什么?

    南鸢脑中被这个信息一阵狂轰乱炸,更乱了。

    更要命的是,她她她古井无波的内心……似乎起了那么一丢丢涟漪?

    她对云无涯动心了?

    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场景?

    肯定不是狗师兄将她连土刨走的时候,也不是割她花瓣的时候,更不是将她丢到各种地狱模式试炼场地的时候。

    那是什么时候?

    帮她解蛇毒的时候?

    还是……幻境中灭杀掉那些讨厌鬼,带她离开的时候?

    那个时候的云无涯的确触动到她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了。

    可云无涯俊是俊,厉害是厉害,却常年一个样儿,不会笑不会闹,还总找她打架。

    喜欢这么一个人,她图啥?

    “师兄。”

    “嗯?”一声嗯竟也满载了柔情。

    南鸢的小心脏跳了跳,“谢谢师兄喜欢我,但我好像……还不怎么喜欢师兄。”

    云无涯神情未变,若有所思片刻后,突然发出了灵魂质问,“不喜欢的话,师妹为何要任我抱任我搂?还主动勾我脖子,对我笑得比蜜糖还甜?还让我喂你吃药,让我心疼你?”

    南鸢越听越脸热。

    “师兄,那是因为我以为你是假的。”

    云无涯垂眸看她,轻轻扬眉,“假的都能那么喜欢,那真的岂非更喜欢?”

    南鸢:……

    “我知师妹脸皮子薄,幻境里的事情,师兄会藏到心里,日后不会再拿来打趣师妹。”

    说着,他终于松开了怀里的女子,却牵起了她的手,拉着她往前走,“师妹舍不得从这幻境出来,可是怕师兄出去之后变脸?

    师兄不会,师妹放宽心。”

    南鸢被他牵着往前走,仍有些不在状态,“等等师兄,所以我们的探讨结束了?结果是?”

    “结果是我们彼此心悦对方,回大衍剑宗之后,我们缔结道侣。”

    南鸢:?!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