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隋唐君子演义

第672章 天下豪强的内心意愿……(更新求订阅求投票)

    第672章

    坐镇于白登山南,云内城中的杨谦收到消息的时间,只比李靖晚了一个半时辰,收到了消息的杨谦的心情不禁有些忐忑不安起来。

    当然不是担忧突厥大军南下,而是担心始毕可汗不受自己的战书所激,不攻白登山,而分散开兵力,四面出击。

    那样一来,镇抚军就很难对突厥兵马聚而歼之,亦只能分散兵力抵御,如此一来,怕是战事持续到冬季都不会结束。

    杨谦可不希望为了收拾突厥人浪费自己太多的时间和精力,毕竟,一统华夏,才是自己现如今最应该做的大事。

    立身在云内城的城墙之上,借着那天际明媚的银色月光,杨谦打量着这关外的崇山峻岭,仿佛连山川都被月色抹上了一层淡白。

    昔日残破的云内城,经历了数年来的修缮和加固,如今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当世少有的军事要塞。关墙的正面,不再是过去的一个平面。

    而是犹如花瓣一般延伸出去的叶片状墙体,并且完全是以砖石所构建出来的堡垒,当敌人想要攻打之时。

    城上的守军,则可以从敌人的侧面,甚至是让攻城的敌人腹背受敌。另外,在城墙上方,还耸立起了更多的军械。

    这些军械,用杨谦的话来说,应该叫做防御型攻击军械,例如可以抛洒大量碎石,达到范围性打击攻城敌军的抛石机。

    还有一道道的斜孔,可以将热油等物直接倾入,泼洒到城墙外伤敌,另外还有一座座坚固的箭塔,塔内足可容纳数十名射手在坚固砖石屏障的掩护下从容击敌。

    当再一次见到这扼守着纥真山与武周山要道的云内城时,所有经历过之前的雁门之围的镇抚军将校们都升起了一种强烈的震撼感。

    若是雁门之围发生在今日,也不知道始毕可汗还能不能率军攻到雁门关前。

    而云内城,可以说是扼守在雁门关前的一座重镇,

    雁门关实在是太过重要,历史上,在雁门关一带,与异族之间的交战,不知道发生过多少回,时间跨度,超过了一千多年。

    #####

    而杨宁这数年来,加固各处险要之地的城防,训练将士和边陲青壮,进行各种备战之外,还大力的兴修道路,进行了拓展和平整。

    既方便了普通老百姓与商人,同时还极大地便利了大军的调动。

    可以说,镇抚军若是能够获得最后的胜利,离不开杨宁这位晋阳留守这些年来在山西之地的精耕细作,未雨绸缪。

    “谦儿,不用想太多了,大战将临之时,最忌的便是主帅心神不宁。”杨谦的身边传来了父亲温和的安慰声。

    “父亲教训得是,孩儿此刻心绪着实有些乱了。”杨谦转身朝着父亲一礼,颇有些唏嘘地道。

    “其实为父也没想到过,你一步步走来,会有今日之成就,实在是令天下侧目啊。”杨宁大手轻拍了拍亲儿子的胳膊,亦是深为感慨。

    过去,自己只是觉得儿子有出息,可是现如今看来,这亲儿子实在是有出息到令自己这个亲爹都瞠目结舌的地步。

    而走到这一步,自己这个做父亲的,给予儿子的帮助并不多,更多是靠他自己的才智谋略做出来的成就。

    就连自己受封的郑国公这个爵位,虽然说是自己为了亲儿子背锅,可又何尝不是沾了儿子的光彩得到的?

    “站得越高,你肩上的担子就越沉重。”杨宁说到了这里,语气里边不禁多了几分开玩笑的意味。

    “昔日,父亲总是希望能够替你遮风挡雨,担下所有的重担,可是如今啊,这副担子,为父可是挑不动喽,只能期望你自己能够担得住才是。”

    杨谦亦嘿嘿一乐,不禁想到了昔日明里暗里让父亲给自己背锅之举。

    也幸好有这样一位父亲,让想苟发育而不得的自己能够在一个可以有羽翼遮掩的地方发展壮大自身。

    等到自己可以独挑重担之时,已然成为了手握重兵,主掌江南十二郡的一方权臣江都留守。那时候天下间,能够再威胁到自己的东西,已然少之又少。或许应该说,那个时候开始,自己已然可以掌控住自己的命运,不被这个时代所左右。

    “为父今日犹记得那天你关于王朝更替的那般说法,这数日来,为父也在仔细琢磨,只是,我儿你有这等雄心壮志,更有这样的自制力,却并不代表子子孙孙亦能如此想,要自我限制何其难也?”

    “父亲,虽然难,但办法终究是人想出来的,孩儿还年轻,又有父亲您在旁指定,一定可以找到一条适合的路子。”

    父子二人,就那么立身于雁门城塞之上,迎着那明媚的月光,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周围的镇抚军将士们,还有随行而来的文武,亦默默地,忠诚地相伴在左右。

    #####

    不论是远在陇西一带的薛举,又或者是李轨,还是现如今犹自自视为大隋正朔的关中小朝庭,又或者是那位此刻龟缩于东都之内苟延残喘的李密。

    几乎所有的中原豪强,都已然收到了草原霸主,突厥的始毕可汗亲自率领突厥主力大军南下,欲取山西之地的消息。

    李密在东都的皇宫之中,连声大笑不已,之后,每日都会登临城北的城墙,远远眺望向北方,只有邴元真这样的心腹臣子,才会在偶然之间,听到李密这位大魏皇帝偶尔的自言自语。

    他很清楚,自家陛下到底有多恨不得杨谦这位镇抚军之主被突厥所败,最好是直接被突厥的始毕可汗所擒杀,如此一来,已然占据天下大半疆域的镇抚军体系必定会崩分瓦解。

    而坐拥着中原地利的自己,则可以乘机以怀柔手段,吸纳为已用。所以,李密真是恨不得能够背插双翅,亲自到西北之地去看一眼战局,亦巴不得杨谦早点玩完。

    怀着同样心思的,还有薛举、李轨、梁师都等中原北地豪强,而心情比他们更加迫切的,则是已经付出了所有身家,只能紧紧抱着始毕可汗大腿的窦建德。

    而此番南下,窦建德亦曾经小心翼翼地提醒始毕可汗,镇抚军的骑兵十分厉害,骑射之术更是可怕。

    结果,惹得始毕可汗,还有一干突厥文武十分不悦,认为他这是在小看数十万自幼就跃马横缰的草原健儿。

    窦建德只能乖乖闭嘴,可看着这些纵横草原的突厥蛮子的嘴脸,窦建德的心中升起了一丝不详的预感……

    三日后,乞伏泊的突厥大军终于开始动弹,兵分三路南下,而始毕可汗亲自率领十万精锐骑兵,兵锋直指白登山。

    另外两路则掩护住始毕可汗大军的两翼,可以说,除了驻扎在乞伏泊那里的七八万后军之外,近二十五万突厥大军杀气腾腾地直逼白登山而来……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