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要做阎罗

第1135章:亲临

    可能还有2个月吧,这本书就该结束了。剩下的剧情就一个心魔,一个日本,应该结束再飞天揭开天幕的时候,满打满算2个大剧情。之后应该写点番外~

    …………………………………………

    “具体的情况难以言表。”钱多来谨慎道:“我掌管阴羽这么多年,也没有见过这种情况。事后询问过秦大人,他也没有见过。”

    “我也没有见过。”话音刚落,赵云的声音也响了起来:“阴灵再死一次,就彻底灰飞烟灭。而且……大人。”

    他凝重地看向秦夜:“那里的情况比我们口述的更加复杂。下官觉得有亲临现场的必要。”

    亲临当然是要亲临的。

    连续的暴动,是心魔的示威,也是他的拖延。不可否认,他的目的达到了,但是,他同样留下了一些东西。

    世界上从没有任何事是单方面的利好。心魔留下的……就是它的习性!

    心魔……这两个字,竟然连赵云和谛听都感觉陌生。数千年的特别调查组也只留下了只言片语。神秘,诡异,是它的标签。不过……现在它在引发暴动的时候,正在一丝丝揭开自己的面纱。

    或许揭开得很少,甚至对它来说无关紧要。然而,这些资料对于地府来说,极其重要。

    哒……哒……秦夜的手指轻轻在桌面敲击着。沉吟许久后,看向阿尔萨斯。

    “走一趟?”

    阿尔萨斯微微一笑:“义不容辞。”

    “大人……”赵云有些忧虑,对方可是阎罗之上啊……一旦出现,秦夜和阿尔萨斯两人都不会有反抗的机会。但是话音未落,秦夜就摇了摇头。

    “这可是地府。”他冷冷道:“三界之地界。三神器排斥它的存在,如果常驻,你也可以感觉到。”

    “阴灵有趋向性,一旦感觉哪里阴气浓郁,会自发前往,它躲不下去的……我们现在第一步要知道的是:为什么它的降临如此不稳定?”

    赵云没有再开口。秦夜执政已经十几年,他很清楚,对方可以随便放权,甚至将阎罗的工作都交给自己。但是一旦决定,那……就不会改变。

    秦夜站了起来,目光环视所有阴差,沉声道:“传旨。”

    “是!”所有阴差都站了起来,秦夜沉吟数秒,缓缓道:“即日起,各省市县立刻入驻阴羽。任何异常状态,必须汇报总指挥使。”

    “即日起,各省市县阴兵严阵以待,准备随时扑灭暴乱。”

    “即日起,控制所有舆论,严查当事人是否有亲属关系。排查几个暴乱点之间人际关系是否交叉。”

    “明白!”

    秦夜微微颔首,三位阎罗齐齐化作阴风消失。

    会议室里的阴差没有动,许久,一位指挥使才小心翼翼地看向钱多来:“总指挥,秦阎王的意思……是还有暴动?”

    钱多来眉头微微皱了皱,这次会议很紧急,也很古怪。

    几位阎罗仿佛知道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却并没有告诉他们的想法。当然,他们肯定不会因此不干事。不过……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相当不好,尤其是以信息为第一要务的阴羽。

    “秦大人。”钱指挥使站了起来,朝着秦长信一拱手

    :“借一步说话?”

    秦长信摇了摇头:“别看我。本官什么都不知道。”

    钱多来遗憾地叹了口气。不等他叹息完毕,秦长信幽幽道:“但是。”

    所有人的耳朵都竖了起来,秦长信端起茶杯轻轻吹了吹,挑眉道:“你们可有想过,阎王为什么不告诉你们?”

    不等他们开口,他就继续道:“或许……这件事的真相只有阎罗级别才有资格知道?”

    “或许……阎罗之下,就连炮灰的资格都没有?”

    说完,他拱手告辞。

    会议室一片死寂。钱多来只感觉灵魂都在发冷。

    真的只有阎罗级别吗?

    几位阎罗一起出动,赵鬼王都没有提对方的名字。这……恐怕远比他们想得恐怖!

    “大人?”几位指挥使的声音将他惊醒。他深深舒了口气,认真看向所有人:“各位,准备好吧。”

    “我有种预感。这次……恐怕会迎来地府建立以后,最强的挑战对手。”

    ……………………………………

    大青山。这是一个村落的名字。

    一个位于西方的村落,曾经也有近千人。然而,现在只有一片漆黑的光幕。

    这片光幕如同倒过来的碗一样扣在曾经的村落上。似虚似幻,但确实无比真实。一道道玄奥莫测的阴符在上方不断流动。方圆十里之内,阴差密密麻麻。起码有两三千阴兵镇守。没有令牌,任何阴灵不得进入。

    这里,也是地府首次爆发暴动的地方。

    谁也没有注意到,两道阴风直接穿透了这片屏障,落到了大青山的最南方。

    “可累死老娘了。”刚站定,阿尔萨斯就哀怨地伸了个懒腰:“狗蛋,我算知道你为什么当上阎王之后每天都端着。不端着不行啊,下面一道道注视的目光,不由自主就正经起来了。”

    秦夜面无表情:“提醒你一下,现在我是阎王,你是阎罗。”

    所以,请注意形象。

    阿尔萨斯轻掩住嘴,满脸惊讶:“所以……我们已经回不去了吗?”

    回你妹啊!

    说得我们有发生过什么一样!

    秦夜无比嫌弃地别过头,他理解阿尔萨斯的心态。这十几年,两人甚至有些疏远。那是因为圈子完全不一样,地位都不一样。阿尔萨斯很识趣地离开了自己。

    但是现在……呵呵呵,硅胶女再次变凤凰了。

    这就了不得了。

    曾经的毒蛇又回来了,她自认为可以和秦夜平起平坐了。积累了十几年的毒液和吐槽之魂已经在跃跃欲试!

    不能给她这个机会……地府高层阴差一定要注意形象……秦夜明智地蹲了下来,手轻轻抚摸着地面:“这里就是大青山。”

    周围是一片荒芜,树木完全被烧毁。地面布满了歪歪扭扭的伤痕。简直如同硫酸泼过的脸,根本看不出以前的痕迹。

    谁也想不到,这里竟然几年前还生活着近千人。地府努力搭建的各种设施,鬼民房屋……依稀能看到破败的残骸。地面一片焦黑。倒塌的电线杆如同墓碑,横七竖八地卧在这片荒地。

    “我看过这场暴乱的记录。”阴

    风吹起阿尔萨斯的衣袂,她的头发如同阴魂火炬一样飘飞:“从大青山开始,连绵二十公里才被制止。这里是始发地点。”

    秦夜点了点头,目光凝重地扫视了四周一遍。站了起来:“你感觉到什么没有?”

    “什么也没有。这就是一片死城。”阿尔萨斯淡淡道。

    秦夜没有开口。而是跳到一块发黑的巨石上,朝远处看了看。随后,又出神地看着地面。

    阿尔萨斯没有催促,足足过了五分钟。秦夜才摇头道:“不对。”

    “这里太干净了。”

    不等阿尔萨斯开口,他就继续说道:“心魔是在对本王示威。区区一个村不叫示威,而且间隔还如此之长。”

    “大青山的上级市是桐花市,它的路线也是朝桐花市走的。”他看了一眼依稀能看出的巨大脚印说道:“对一个地级市产生威胁,远比一个县更能让我投鼠忌器。”

    阿尔萨斯皱了皱眉:“你到底想说什么?”

    秦夜抖了抖手腕,手串落入手中,他一边盘,一边缓缓道:“如此多的鬼民同时暴动,是心魔在操控。他应该知道,自己在地府不能久呆,所以前往桐花市的速度很快。但是……”

    阿尔萨斯深吸了一口气,目光霍然闪亮:“但是,他居然留出了时间毁灭大青山?而且如此彻底?”

    这不合逻辑!

    心魔在明知无法停留太久的情况下,引发阴灵暴动之后第一反应一定是进军地级市,给地府真正的威慑。在时间如此紧急的情况下,凭什么有空完全摧毁一个村庄?

    “它……留下了什么?”阿尔萨斯目光灼灼得开口道。

    “而且是带不走的东西,如果能带走,他没必要毁坏这里,它……在掩盖什么东西的存在?”

    但到底是什么呢?

    两人的阴气扫过几次,却没有任何发现。阿尔萨斯终于有些不耐烦地说道:“插个真眼试试?”

    话音未落,命运化作银枪已经搁在了她脖子上,秦夜夸张地偏过头:“啊?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这就是本届地府公务员的素质!

    身为高阶阴差,顶级的阎罗,遇到事情第一反应不是用天眼看,而是插真眼你敢信!?

    “呵呵……只是个玩笑,狗蛋你太缺乏幽默感了……”

    “……我太难了……真的……”

    就在此刻,秦夜猛然回过头。眨了眨眼睛,竖起手指,做了个嘘的手势。

    阿尔萨斯还没有听到什么。然而……数秒后,她的目光瞬间凝重,不敢相信得看着四周。

    “呜呜呜……”

    “呜呜呜!!”

    一阵若有若无的凄厉哭声,在整片大地上回荡!

    开始只是非常小的掩嘴哭泣,数秒后,已经化为撕心裂肺的痛哭!

    就在他们身边……仿佛距离他们不过一米远那样!贴着耳朵痛哭!

    “这是……”阿尔萨斯惊讶地看着四面八方,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场景!

    “他们……还没有魂飞魄散?”她不敢相信得轻掩住嘴,失声道:“三年过去了……他们的灵魂还没有被吞噬?如今……竟然还停留在这里?”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