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世葬生死入骨

第六百九十八章 师姐师弟,冰释前嫌

    “罗刹女找到了吗?”妻子一夜未归,黎百应在笼子中等待的甚是焦灼不安,一来怕她刚刚小产身子不适却彻夜奔波坏了身子,二来怕她寻找杀手的消息会被丐帮的眼线注意到,从而传到皇甫

    云的耳朵里以至于更加难以下手。“她实在是行踪不定,我派了整个唐门的人出动也没有找到她,又不敢明目张胆放出杀死凤绫罗的消息,怕是她现在未必会在巴蜀,等到找到她时,已经不知道事情会发展

    到何种地步了!”焦红菱除去夜行衣,脸色煞白,被黎百应扶去床边后,才像是泄了气一般的瘫倒在床上,头发凌乱的散落,眼神空洞。

    黎百应握着焦红菱冰凉的手,心疼的说道:“真是苦了你了,娘子,这一夜,定是不好过吧!”

    焦红菱的眼神终于有了焦距,疲累的面容露出一丝温柔的笑意:“相公,我不过是一夜奔波,你却日夜只能待在笼子里,不见天日!”

    “我是男人,不比你,你的身子……”黎百应叹了口气,眼神涌出一股怒意,“现在凤绫罗被赶出桃花山庄的消息已经传遍江湖,再找不到罗刹女,事情就难办了。”

    “哼,皇甫青天这个老奸贼,先我们一步把消息散播出去,让我们无话可说。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们来阴的了!”焦红菱握紧拳头,恨声道。黎百应说道:“皇甫青天这是明着告诉我们与凤绫罗撇清关系,保住皇甫云!实际上,是操纵各大门派及各路武林人士把注意力都集中到那个所谓的神秘人身上,来确保凤绫罗的清白!日后我们再也无法明目张胆的去找凤绫罗报仇,第一次我们的原谅是在八大门派的劝说下,这一次,怕是同样如此,皇甫云的话应该不会有假,可即便杀了

    那个真正下毒的神秘人,也难解我心头之恨!”焦红菱想要起身,却十分艰难,黎百应急忙扶她坐起身来:“皇甫青天倒是帮了我们一把,既然凤绫罗害死我们的孩子的事已传遍江湖,罗刹女就一定会出现,倒省了我们

    的力气了。”

    “杀手对于消息是最敏锐的,她既然没有出现,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她自知根本不是凤绫罗的对手。”“难道全天下的杀手,真的唯鬼再生独尊吗?”焦红菱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黎百应的反应,缓缓说道,“天无绝人之路,我虽然没有找到罗刹女,但却求寻到了杀手界的另一

    高人,她已经在出发的路上了!”黎百应疑声道:“罗刹女都不是凤绫罗的对手,其他人更不可能出现的。阴鬼太上为人神秘,影子阎魔已经退隐,幽冥童子更是行踪难寻,除了这四大杀手,其他人根本连

    凤绫罗的身都近不得!娘子,你到底委托了哪一位高人?”

    焦红菱神秘一笑:“说来你一定不信,这位高人,可是自己找上门来的。”

    “他若是跟凤绫罗有仇,大可不必找上唐门,既不合作里应外合,又要独来独往神秘行动,他到底有何目的?”黎百应眼神里充满了担忧和警惕。

    焦红菱眼底闪过一丝慌乱,随后笑道:“她到底是想一步登天,还是另有所图,我也不知,但有人相助,便是好事!”

    “凤绫罗已经被赶出桃花山庄了,那人能否找到她的行踪?”

    “我昨夜派去监视桃庄的探子来报,凤绫罗今天早上回了桃花山庄。她的行踪一旦暴露,自会被那高人盯了上,那高人也是杀手,定自有主张,相公不必担心!”

    黎百应阴沉的说道:“看来皇甫青天表面上与她撇清关系,但是碍于她是一世葬最合适的人选也不会让我们真的把她杀了。他为了自己的儿子,也要暂时保住凤绫罗!”“如果凤绫罗执意寻仇,等除掉了白之宜,皇甫青天便也不会再留她,为了大局,我们倒可以忍,可以等,可万一凤绫罗放弃了报仇,我们就白等了!我这一生,都不会忘

    记八大门派为了保住皇甫云,而劝说我们放下仇恨的场面。”“我也自是难忘!武当贺掌门的二女儿贺无暇的话到今日我还记得,断魂笑使从来都是笑着杀人,不管是好人坏人,该杀的不该杀的,凡是招惹到他的人就各安天命!可这样的人,却为了凤绫罗甘愿受辱,他本可以灭我们满门,除之后快,我们又为何不得饶人处且饶人!”黎百应忍不住笑了起来,“呵呵,小丫头涉世未深,善良天真,豪爽

    洒脱,所以她才能说出希望活着的人不必活在仇恨当中这样的话!”“她说的不无道理,我们放下仇恨的那段日子,的确很平静,还有星印那个和尚所说的放下之后才能走向新生!可结果呢?佛并不慈悲,他并没有保佑我们,我们的宽容和

    释怀,换来的是更深的伤害。说什么化干戈为玉帛,不一定非要以命抵命,哼!时至今日,这笔账,该一起算了!”

    “凤绫罗此行回去,必定是为了皇甫云口中的“神秘人”。红菱,你觉得皇甫云说的话是真的吗?”

    焦红菱沉声道:“容不得我不信,他不会说谎,所以我们才必须要先下手为强,否则,我们再也无法明目张胆的报仇了。”

    黎百应皱了皱眉,满是担忧:“如果皇甫云说的话是真的,那这一次凤绫罗的确有些无辜。我担心杀了她,会惹人话柄!”“龙吟碎玉如此珍贵,什么人会送给凤绫罗呢?她独来独往,没有朋友,若是不熟的人送玉,她会接受吗?她可是杀手,要比一个行走江湖的人更加警惕。凤绫罗自从加入除魔同盟,就暂时停止了杀手的勾当,更不会有人送玉委托。也许她根本就知道这玉有毒,所以才会转送。不管她无不无辜,我们的第一个孩子,第二个孩子,都是因她

    而死,这个仇,不报不休!”

    “那位高人,会成功吗?”“她成不成功,都不是最重要的,此人不过……”焦红菱眼底闪过一丝慌乱,急忙将话锋一转,“此人若是没有成功,我们依然可以等到罗刹女的现身,这样反而,我们更可

    以撇得干干净净。这一次我学乖了,我不会再像上一次一样咄咄逼人,最后被八大门派合力劝阻落得一个毫无气度的下场!”

    “这个杀手出现的如此巧合,会不会惹人怀疑?”“事情败露前,我早已利用江湖传闻,令舆论偏向我们了,到那时,自会有人传扬这是桃花山庄为了保住凤绫罗而自导自演的一场戏,毕竟杀手界的行规大家都清楚!就让

    那些正义使者去讨伐他们吧,而我,只需要几滴眼泪,就可以打一场胜仗!”焦红菱阴狠的笑道,眼神中满是痛快。

    黎百应忍不住叹了口气:“但愿那高人能在神秘人现身后就除掉凤绫罗,也省的你再操劳了!”

    桃花山庄,北厢苑。

    凤绫罗端庄的坐在琴台前,轻轻的抚着凤琴,阿阮坐在桌边,手中摆弄着放在桌子上的凤游翆台,眼睛盯着弹琴的凤绫罗,心里正在琢磨自己的师弟为什么要杀她。

    随着一声门开的吱呀声响,阿阮回过头,见是皇甫雷,有些惊讶的站起身来:“雷少侠你怎么来了?不是通知下去了任何人都不能进来吗?”

    皇甫雷一边优雅的走进,一边露出暧昧的笑意:“当然,是来看看我的二嫂!”

    “他不是皇甫雷,他就是我们要等的客人!”凤绫罗的纤纤玉指在他进来的瞬间,已由雅曲转为攻击曲,一道无形之刃随之袭击而去。

    “皇甫雷”闪身而过,那音波化成的刃击在门边,留下一道斜着的弧形缺口。

    那人一边摘下脸上的人皮面具,一边笑道:“三分功力,看来,绫罗你还是不舍得杀我!”

    那人将皇甫雷的人皮面具塞进衣襟,露出一张对于凤绫罗和阿阮来说同样的陌生面容。

    凤绫罗眼底有着毫不掩饰的愤怒和憎恨,她站起身来,指着桌子旁边的木椅:“坐啊,没有机关!”

    夜月毫不犹豫的就坐了下去,背对着凤绫罗,丝毫没有戒备,顺手把凤游翆台拿在手中把玩:“这就是你珍贵的宝物?”

    阿阮上下打量着他:这就是白银吗?

    但她知道这张脸并不是他真正的脸,而他的身形、声音、性格比起还在山上的时候相差太大了,若不是凤绫罗引他来,也许这一生,他们都不会再认出彼此。

    “这算得上是最珍贵的宝物吗?”凤绫罗冷声道。

    “它已经是一块不值钱的翡翠了,自然不算!所以这一次,不是你找我做交易,而是我来找你,你知道我因何而来。”

    凤绫罗俯下身一把揪住夜月的衣襟,狠声道:“你为什么要害我?”

    夜月挑了挑眉,不答反问:“我是曼陀罗宫的人,你明知道我接近你自然是有目的的,却为何还要接受?”

    “因为我是杀手,没有杀手会拒绝这么值钱的宝玉!”“那我们还真是般配啊!可一个小偷肯把如此珍贵的宝玉相送,是会让人摸不清头脑的!人,都是贪婪的,但我知道你接受龙吟碎玉并非是贪婪,你是为了引诱我对你卸下

    防备,步步靠近,最后摸清我的目的,然后威胁我,拉拢我!”夜月靠近凤绫罗的脸,“你这么做,不是为了你自己,是为了皇甫云吧!”

    凤绫罗皱了皱眉,一把推开夜月,直起腰身,冷声道:“你来找我,是想帮我洗清冤屈呢,还是另有它意?”

    夜月对凤绫罗冰冷的态度没有一丝不快,他一边笑着起身,一边说道:“黎百应和焦红菱的孩子是因你而死的,没人会知道我的存在!”

    凤绫罗冷笑一声:“夜月,我该向你介绍一个老熟人,或许,你会改变你的想法!”

    “老熟人?就是她吗?”夜月看了一眼凤绫罗边上的陌生女人,从他进来到现在,就感觉到这个女人一直在打量他,但是此人感受不到任何敌意,便一直没有搭理。

    阿阮缓缓站起身来,低声道:“白银,好久不见!”

    夜月大惊,脑海里迅速闪过他的过往,父亲,师父,师兄,师姐,而如今这世上,只有她知道自己的名字,更是疑惑:“你是?”

    爱的男人不爱自己,又被师弟侮辱,导致她开始愈发的轻视自己,更不敢舍求得到师兄的爱。

    这份自卑,这份屈辱,让她不愿意再看到自己的脸,所以她一直戴着各种各样的人皮面具,过着各种各样人的人生。

    但是现在,她知道了真相。

    原来自己心心念念找了一辈子的师兄,竟然是一个伪君子。他不仅对师弟百般纠缠威胁,还叫师弟侮辱自己只是为了断掉自己对他的念想。

    我爱的男人宁可让他爱的人来侮辱自己,也不会爱上我!

    阿阮知道真相的那一刻,便知道自己仍然是那个最可悲的人。师兄不把自己当人看,师弟为了自己也不把她当人看,而自己因为他们,最后也不把自己当人看。

    走过千山万水,她从来没有再看到过自己真正的脸是什么模样,以至于后来,竟以为自己的脸也是一张人皮面具了。

    阿阮犹豫再三,迟疑着要不要摘下人皮面具。师弟已是自己在这世上最后的亲人了,而他当年对自己所做的事,也不过是为了自己能够活下去,这世上,又有多少大义之人?多的,不都是自私之人么!况且,他为了

    自己最后还是杀死了师兄,也算是明确了自己在他心中还是占据一席之地的。

    所以阿阮最终还是摘下了人皮面具,露出了真正的面容:“是我,阮飞河!”

    眉眼带着一丝幽怨,即便眼角染上了淡淡的岁月痕迹,却仍然带着一些温婉和少女时期的娇俏,只是当年眉眼中的灵气无邪都变作了沉稳和幽暗。

    “师……师姐?”夜月眼里五味杂陈,但是那份欣喜是不会骗人的。

    “我什么都知道了!”

    夜月微微一愣:“你知道什么?”

    “师兄为什么会杳无音讯,而你又为什么会杀了他,我都知道了!”夜月惊讶的说不出话,他看了一眼凤绫罗,如果不是自己戴着一张人皮面具,他真的很想找一个地缝钻进去,随后他的面容严肃低沉起来:“你知道了真相,还留在桃花山

    庄,难道……”

    阿阮轻点了一下头:“是的,白银,桃花山庄的人也都知道了。”一想到整个桃花山庄的人都知道了自己的过去,夜月就愤怒无比,他握紧拳头:“普天之下,只有一个人知道,定是杀流幻干的好事,可恨我杀不了他!”随即又看向凤绫

    罗,“千面妖姬就是我师姐阿阮,凤绫罗,你居然留了一手。”

    凤绫罗冷声道:“如果不是你害我再先,我不会让你和阿阮在这样的时机相认!”

    夜月轻叹一声:“我倒是相信你的为人!”“白银,如果我早点知道,曾经我爱的男人是这样的卑鄙,我不会为了他,直到今日还在流浪漂泊,还在寻找他。也是我错怪了你。”阿阮轻轻的摸着夜月的头发,“曾经,

    我把你当成亲弟弟那般对待,可惜天意弄人,我虽然不会再憎恨你,但是我也没办法原谅你。”阿阮知道自己和夜月已经再也回不到从前的师姐弟的感情了。夜月被迫侮辱过阿阮,一直都心存愧疚,现在面对自己最爱的师姐,竟然也不知道说什么了,既然师姐放下过去,那么他也该坦诚相待,于是夜月摘下面具,也露出了自

    己真正的面容:“对不起,师姐!”

    原来,这才是夜月真正的模样。面容白皙,十分清秀,薄情的薄唇却有着一双温柔的眼睛,也许是在阿阮的身上看到了过去的时光,平日里的夜月,目光向来带着把别人都玩弄于鼓掌之中的得意和戏谑

    。

    这也是凤绫罗第一次看到千面妖姬阿阮和飞贼夜月的真面目。

    “你是为了活下去,我不怪你。如果一开始我知道你的秘密,哪怕需要献出我的命,我也会救你!”夜月知道阿阮说出这样的话,并不是为了拉拢自己,他清楚过去的阿阮对自己有多好,可自己还是做出了对不起她的事,眼神中满是愧疚:“师姐,我不会奢求你的原谅,

    我只希望你别再为了那个男人四处漂泊了,你的余生该为你自己而活了!”

    阿阮苦涩的笑了笑:“虽然真相迟到了这么多年,但有生之年,我们还能相见,还能看到彼此活在这世间,我真的很开心。”夜月有些激动的想要去抱住阿阮,但他还是克制住了,虽然这个真相让他们冰释前嫌,但即便阿阮自知误会夜月,可那一层肉体关系还是成为了一个解不开的结,但夜月的眼中还是有着掩饰不住的开心:“我也没再奢望过,会与师姐你重逢!”随后他有些严肃的看向凤绫罗,“你既然知道我送你龙吟碎玉就是为了要害死你,为什么你还不计

    前嫌,让我与师姐相认?”

    “我可没这么好心!你大概也猜到了,我特意引你出来与阿阮相认,一来是为了弄清楚你害我的缘由再为我解除冤情,二来也是为了借阿阮来拉拢你!”凤绫罗说道。阿阮说道:“若不是绫罗姑娘引你我相见,我们又岂会解除误会?况且,白银,你不仅让绫罗她惹了麻烦,还让整个桃庄都陷入了舆论危机,到时候整个除魔同盟瓦解,受

    益的只能是白之宜。”夜月最亏欠的人就是阿阮,既然她开了口,夜月就不得不卖她这个面子,便将缘由娓娓道来:“你也知道我修炼错误的武功导致走火入魔,每逢月圆之夜就会内力尽失,这个致命的弱点,让我每日都活在担惊受怕之中,即便我伪装的再好,也难免会有麻烦找上来,我需要不灭曼陀罗以毒攻毒,但还需要一颗鲜活的心脏入药,心尖血加不灭

    花一同入药才能治疗我的反噬,所以我才找上了白之宜,即便她在利用我,我也不想放弃这一线希望。可我没想到,白之宜答应给我不灭曼陀罗的条件是入药的心脏,必须是凤绫罗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会接近你的原因。我知道我不是鬼凤凰的对手,所以,我才想出了赠玉的办法。我先以喜欢你的理由来接近你,再为你带来很多曼陀罗的消息来赢得你的信任,让你猜不透我真正的用意,时机到了,再赠你天下至宝,普天之下,没有人能拒

    绝龙吟碎玉这个无价之宝的诱惑。我将一种慢性剧毒下在了龙吟碎玉上,我想即便你没有接受,也不会舍得把玉毁掉。因为是我相送,你又怕皇甫云知道,当然,也怕桃花山庄的其他人知道我们有所联络,所以你自然会藏起来,藏在哪里才不会被皇甫云发现呢?自然就是你的身上!可我没想到,你竟然舍得把它送给焦红菱!所以我听说此事后,才会冒着你会杀我、会生擒我去唐门的风险来找你。我真不想承认,我竟然被一个本该冷血无情的杀手这个小

    小的举动而感动到了。”凤绫罗对于白之宜的条件并不惊讶,即便自己没有跟白婠婠争同一个男人,她也不会留着自己的命,谁让自己是宇文千秋和凤盈盈的孩子呢!想罢,便问道:“如果你想杀

    我,为何要下慢性剧毒?你断定我会为了探清你的用意和为了除魔同盟而拉拢你,一定会收下,且贴身藏好,又为何不下剧毒,让我迅速致命?”“如果你一开始就因为此玉致命,皇甫云一定会彻查到底,有段如霜和赛驼翁在,这块玉必定会成为证据,而为我引来杀身之祸!但一年之后,你死于慢性剧毒,而龙吟碎

    玉上的剧毒也就随之消失无痕无迹,白之宜想让你死,未定真的想要你的心脏,你死了,是不是你的心脏,白之宜就都不会在意了!”夜月说道。

    “白银,这种反噬,一定要用不灭曼陀罗以毒攻毒吗?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夜月轻轻地摇了摇头:“你忘了?你修武功,我修易容,师兄修医术,他若活着,势必会代替医魔冥婴成为五大医生之一,他告诉我的,不会有错!这种花极其珍贵,有“

    练功者吃下武功大成,重病者吃下起死回生”之传言,所以我需要这种花!”

    “你不必再给白之宜卖命,我们可以一起培育这种花!”阿阮说道。夜月苦笑道:“它无水无土亦无根,用毒物和人血饲养,又需要在最毒的地方生长,最后又未必能够存活,师姐,只怕我们还没培育成功,自己就已经被毒死了,况且,培

    育这花也有违人道!”

    阿阮凝眉担忧,轻声叹道:“白银,既然它可以提升功力,白之宜自己留下一朵,另外一朵又怎会给你治病?她宁可毁掉不让别人得到武功大成,也不会给你的!”“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也不想放弃。我只是想活着,有一天不必再东躲西藏,也不必再戴着别人的人皮面具,我想活在阳光之下,活在人群之中,让别人叫我真正的名字,

    而不是飞贼夜月!”夜月情绪有些激动,眼神露出悲伤和不甘。凤绫罗原本对他的怒气也淡了些许,语气中也略带同情:“我可以理解你想要活命的心情,其实我们很像,你不想死,我不能死,你想以楚白银的名字活在阳光下,我也想以凤绫罗的身份为自己而活,而不是鬼再生!夜月,只要你能答应,成为除魔同盟的人,我会把心脏给你,就算我练不成《玄音煞》,甚至要去唐门以死谢罪,但能换你

    入同盟,让你自此活在阳光下,人群中,也值了!”

    夜月有些受宠若惊额看着凤绫罗,随后他低沉的笑道:“凤绫罗,害死焦红菱腹中胎儿的凶手,是我!你和皇甫云都是不知情的,所以我不会让你独自承担后果。”“就算你为我分担了一部分罪责,可终究那玉是我赠送焦红菱的,无论我是无心还是有意,她最恨的人也只是我!皇甫云拼死护我,她内心对他也早已恨之入骨,只是不敢

    明目张胆的害他,这一次更是加深了她对我们的恨意。我想过了,无论你道出真相,还是选择沉默,她都不会只找一个人报仇,你明白吗?”“我是原罪,你和皇甫云皆是无心之罪,我不会让你一个人承担的……”夜月温柔的说道,却在一丝惊慌后,露出几分讪笑,很快又转变了目光,带着几分坚定,“看在我师姐的面子上,这一次,桃花山庄和皇甫云保不住你,我楚白银也会保住你。”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