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反派天天想和离

第三十三章 中计了

    陈望书头一遭骑马,演的是一部名叫《青城诀》的武侠片,彼时她刚入行不久。主角没有拿到,演的乃是里头的反派魔女。

    她吊着威压,一圈打下来,仿佛用自己的大红衣衫给马儿擦了个澡!在戏里她像是没有腿似的,长在了马背上,一个飞跃,割了男主他爹。

    又一个飞跃,割了女主她爹……简直是杀人不眨眼。为了演戏真实,剧主给她请了马术教练,等杀青的时候,教练都快喊她做爹了。

    后来因为这片子,她得了个最佳女配,马背上的三百六十度大回旋,也被好事的网友加速做成了表情包,江湖人送外号马背上的鬼畜体操女王,简称弼马温。

    陈望书骑着乘风,一个箭步直冲到了柳缨面前,抬手一下,那球便被她打飞了。不少人揉了揉眼睛,太快了太快了,他们只看到了一个残影,球便不见了。

    与此同时和熙已经杀到了下一个预定的位置,陈望书勾了勾嘴角,放慢的脚步,轻轻的拍了拍乘风的头,大声赞道,“好马!”

    她说着看了一眼颜玦,七分骄傲三分不好意思,我这么厉害有损淑女形象。

    随即又看了一眼呆若木鸡的柳缨,七分骄傲三分挑衅,有本事一对一单挑。

    “无妨,咱们再抢回来,咱们两个可是高手,此番是轻敌,叫他们打了个措手不及”。

    陈望书听到这话,皱了皱眉头,颜玦同柳缨,比她想象中的要熟悉很多。

    她的脑子突然咯噔了一下,心中将系统骂了一万遍,今儿个的剧情是啥来着?柳缨在球场大出风头,颜玦找到了知己。

    这天杀的剧情!

    姑娘我扭转乾坤的第一步,便是将那二人打跪了。

    她斗志一起,不再理会柳缨,直冲了过去,和熙正被人堵住,见状大吼一声,“望书!”

    陈望书望前又冲了几步,听着球来的声音,就是一棍子,一球入魂!

    她本来想使出马上绝技,倒钩凌空射门,可她的老腰不允许。

    和熙见她们配合默契,嗷嗷了好几声,冲着陈望书可着劲儿的挥手。

    陈望书被她的笑容感染了,也举了举杆儿。

    接下来,简直就是和熙同陈望书的表演,她们二人势如破竹,简直如有神助。

    围观的乐人们瞧着这二人的小胳膊小腿,心中惊叹万分,这临安城的贵族们,真的是越来越不要脸了。为了追捧郡主同县主,一个个的演得像是天字第一号的残废!

    你们是手断了还是脚断了,拦住她们啊!

    陈望书笑眯眯的看着柳缨,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哎呀呀,都没有出汗,连热身都不够呢!

    柳缨喘着大气,红着脸,紧了紧缰绳,朝着陈望书迎了上来。

    以动制静,陈望书丝毫不惧,直接冲了上来,两马相接之时,乘风突然嘶鸣了一声,脚步停了下来,刨了刨蹄子。

    陈望书目送着柳缨击球远去,伸出手来,轻轻的摸了摸乘风,再一抬手,手上竟然红了。虽然少,但真真切切的是血。

    陈望书又摸了一下,倒是没有摸到硬物,松了一口气。随即转身朝着柳缨奔去,贱婢果然狠毒!

    不过是个马球赛,也用得着使这等手段?

    用得着使这等手段?

    陈望书心中一惊,大喊不好,着了道儿了。

    但是此刻悬崖勒马已经来不及了,她像是一颗小钢炮一般,朝着柳缨冲了过去。

    她想着,凝了凝神,马头一拐偏离了目标几分,避了开来,朝着颜玦撞去。

    陈望书松了口气,只要不撞到脸就行,撞瘸了她也会负责的!

    颜玦当然轻松的避开来,毕竟他不像某些人一般,等着被人撞。

    这一切几乎发生在一瞬间,虽然这般惊险。

    但在众人的眼中,就是陈望书飞一般的从柳缨身边经过,势不可挡,颜玦都避开了。

    人群众响起了喧闹声,颜玦皱了皱眉头,拍着马又折返了过来。

    陈望书顺着他的视线回头看过去,顿时乐了。

    柳缨显然没有想到她能够避开,毕竟眼见着都要撞上了,此刻她正躺在地上,不知道该不该哎哟哎哟的叫……

    有人堕马,马球比赛中断了。

    陈望书没有上瘾,只颇有兴味的观察着一切。可和熙却是不干了,这简直就是尿了一半让她停下!太过分了!

    她想着,球杆一指,“柳缨你怎么回事?咱们又不是头一遭打球了。你好端端的跳下马躺地上做什么?莫说是有鬼推了你!输不起就别玩!”

    “我阿爹说了,球场如战场!”

    她说着,转头看向了陈望书,眼中闪着光。

    正在这个时候,东阳王妃已经赶紧走了过来,她瞪了一眼和熙,忙说道,“柳娘子怕不是有哪里不舒服,方才跳下马来,你这孩子,当谁都跟你阿爹似的,把马球当命根子。”

    “柳娘子,我府上便有郎中住着,不如随我去后头,着郎中瞧瞧。”

    她说着话,却并不去搀扶。

    此时打马球的所有人,全都下了马,围拢了过来。

    柳缨脸色惨白,看了一眼陈望书,又快速的收回了视线,“不好意思,给王妃添麻烦了,我实在是腹疼难忍,方才……”

    东阳王妃点了点头,浩浩荡荡的在前头开起路来。

    陈望书眼眸一动,抬脚跟了上去,和熙见她不打了,跺了跺脚,也跟了上来。

    待离开马球场的一瞬间,陈望书听着身后的喧哗声,忍不住扭头一看,那马球场上的人,又生龙活虎起来。

    方才刚才的插曲,从未发生过一般。

    陈望书嘲讽的勾了勾嘴角,女主角也好,女配角也罢,这个世间,少了谁都没有差。

    待视线收回,便一眼瞧见已经走到了跟前的颜玦。

    “没有想到县主的马球打得这般好。”

    陈望书笑了笑,“是和熙郡主本事,我不过是被她带着飞罢了。”

    颜玦一听,笑了出声,他伸出手来,递给了陈望书一根发钗,“先头县主骑马的时候掉的,被我捡到了,现在物归原主。”

    陈望书摸了摸头,确实不知道何时不见了,她接了过来,道了声多谢,跟着和熙郡主朝前走去。

    颜玦倒是没有跟来,转身又回了球场,“喂,我还没有来,你们就开始了,太不把小爷放在眼里了吧!”
Back to Top
TOP